『守』   紋身藝術之基礎在於繪畫,就繪畫而言,在基礎學習時,都是從臨摹階段開始,其實在臨摹之前有一段”塗鴉“的階段,也就是小時候大家都曾經有過的經驗,這份無拘無束的塗鴉心情,我感覺可比得上現在任何全新的創作,就如這麼久了還讓我記憶猶新﹔那三十幾年前在家前面的水泥地上畫的那匹馬,以及包裝紙盒上畫的被肢解般的人體,還有幼稚園上課時畫出有曲線腰身的媽媽,當時高興地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的雀躍,這份情感必然是帶領我走入藝術工作的絕對因素,因那是一份自由揮灑的快樂,而會說出這份童年興奮之情主要是想激起大家的回憶,進而保有這份快樂之情來進入繪畫的臨摹階段,臨摹是辛苦漫長的,像在跑馬拉松一樣,開始時有點興致勃勃

 

 

,到撞牆期時快要喘不過氣,等衝刺終點後,那成就的快感就來了!但跑完後得準備下一趟馬拉 松!必須要一次一次的臨摹下去,很是辛苦,不過若是能憶起童年那份快樂,進而保有那情感,臨摹也絕非那麼乏味了。      臨摹在於訓練手的靈巧度,其目的是將手繪出的圖像與腦的影像差距拉近,使其達到手腦合一的境地。我記得在『藝術手記』書裡,作者 蔣勳先生曾強調說過,西方文藝復興大師達文西十五歲時在VERROCCHIO工作坊所學的學科就包括了:算學、透視、切石術、鑄銅術、築城、築路、築運河等等的所有技巧,真令人張目結舌。或許我們無法像我們所欽仰之大時代偉大的優秀藝術家那樣,但至少也該效法那種精神,才能在臨摹階段裡有所成果,這

 

也就同於『守•破•離』裡的第一階段『守』的修行,所謂效法定石。但在『守』的階段裡,會有一個矛盾之處,也就是當長久下來臨摹某人或某風格後,是否會掉入了其固定的漩渦裡而無法跳脫出來,這 是『守』的階段裡最應注意的一環,也是我見到目前許多紋身師最大的弊病。 之所以會掉進了『守舊』的漩渦裡,多半在臨摹過程中形成了『依賴』!雖說是臨摹過程,但也並非是全然的臨摹,在此只是遵循前人的經驗方法,以達到熟能生巧的能力,保有『童真』的自由創作感是相當重要的,所訓練出的是手的靈巧力,頭腦裡應該保有原來的喜好再加上所吸收的新知,融合出高於『童真』時期的創作力,試著去找新發現,不能過於依賴而流於制式化,也不能依賴地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下一頁]

 

自己的長進寄託在別人的身上,那是不對的,一開始當然是貧乏的,一步一腳印,慢慢地建立起正確的方向感,才能『藉自己的用功機智等將它突破』,而進入第二階段『破』的修行。 『破』  從臨摹中跳脫出的創新感,每每是新鮮興奮的,經不斷地在新的嘗試中,慢慢會遇上了瓶頸,新鮮感不再,此時應該是提升自己欣賞力的時候,應該多看、多聽、多問,要有求知慾,絕不能自滿,在這階段倘若封閉了自己,那只會失去了動力,多多增進自己的視野,豐富自己的內心與提升腦海裡的鑑賞功力,才能知曉,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的道理,從經驗出發,並通過經驗去探索原因!再透過經驗去更加強手的表現力,一直保有想突破的意識,才能保持最佳原動力,此時這股衝

 

勁兒會一直想立異自己的作為,想與眾不同,這種激越心雖是好現象,但也容易與眾不同後而又流於自滿現象,自滿的眼睛看出去的事物總在眼下,若偶碰強手時,也不懂相惜。在所有人的性格中都有某些『羨慕』的成分,以羨慕之情激發自己追求更優越的目標,那種羨慕不但是無害 ,而且是促進創作、勇於面對問題,那是非常棒的,但若是自滿不懂謙虛的人,那會成為一種嫉妒!   阿德勒個體心理學的角度證實說道:嫉妒是一種遠較羨慕為困難而危險的態度,因為它無法成為有益。沒有任何一條途徑,可以使一個嫉妒的人做出有益的事。相信,在創作學習過程中,嫉妒心的破壞力也是相當可怕的,它幾乎可以封閉、停止了 創造力。如果能領悟創作是學習『心與心

 

 的融合』,彼此分享後,用來造就更創新的事物,那所謂想立異作為的念慮自然脫開,那麼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自然的升離了,也就是由『破』的階段進入了『離』的修行。           『離』  進入了『離』的修行,就是一切還是不失法不越矩,以個人的成熟度與開闊的心胸,不再想標新立異自己的任何作為,不斷地從分享中發掘到另一個成熟與分享,甚至從任何發生去獲取領悟的恩典,即是『禪』,「打破自私,胸懷天下」,正如古德所云:「佛說一切法,為度一切心,若無一切心,何須一切法。」以這種心境,便能在任何現象中,去發覺真理,以淨化現象,這是創作藝術的最高境界,必能回歸一個無止盡守•破•離的循環,創作自然達到一個獨立開拓的境地。[上一頁]